GIGI-小叶子

【鸣佐】いいんですか(试阅)

花式翻车鱼:

不良鸣 X 优等生助。  年龄线高三设定。


含有可能会造成您阅读不适的内容,请权衡后在进行阅读。


文本试阅部分。


——————————————


雨。


大雨。


雨点击在地上能打起一掌高的水花的倾盆大雨。


鸣人躲这场雨躲得十分狼狈。遭殃的不仅是他的制服还有他的书包,他整个人被浇成落汤鸡急急忙忙窜进灌木丛翻窗进了医务室。脚踩在窗框的时候因为沾水了打滑的关系,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栽倒,很快反应过来用另一条腿借力使自己的身体一转,重重一声响后,他的肩膀挨上了医务室的地板。摔得不是很好看,但总比狗啃屎的姿势要好些。由于惯性,他在地上滑出一段距离,被扯裂的伤口有血流出来,滴在地上又被他因为他滑摔的关系被抿成一条。


现在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医务室的老师也已经下班回家。现在这件屋子里就他一人,处于一种就算他现在死了尸体也是在第二天才能被发现的状况。


躺在地上,鸣人大口喘了两下,让呼吸慢慢平静下来。他现在使不上力气还浑身发疼,身上被刀弄开的口子汩汩地流着血,感官被无限放大,他感觉自己像个破了的血袋,身体越来越软,血越来越少。神经过度紧绷和兴奋的后遗症就是异常的疲惫,他想就这样睡着,奢望着睡醒一觉之后身上的伤就会像往常一样完全好掉。


这样想着,鸣人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迷迷糊糊挣扎着眨了眨眼想要保持清醒,却还是挨不住困意选择了闭眼。


“喂。起来,挡道了。”清冷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才是辨认出声音的主人就让鸣人十分不爽。


“闭嘴。”鸣人没有心情和他争吵,过了半天才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用手撑地打算起身。潮湿的手掌在地上一滑,小臂竟然向着不可能的角度偏开去,他又一次重重地砸到地上,实在是太痛了。鸣人没能忍住,惨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应该连晚饭的时间都过去了。他其实并不知道准确的时间,这么猜测完全是因为他的胃空空荡荡,正在不甘寂寞地咕噜叫着。


“还有力气吃饭吗吊车尾?”他躺着的床边作为屏障的帘子被拉开,那个声音的主人手里提着便利商店的袋子站在他旁边。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鸣人嗅着咖喱的香气腹诽。


“没有!”鸣人气哼一声就整个瘫回床上,“我可是伤号,小佐助。”


佐助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耍无赖,把外层还沾着水的袋子打开拿出加热过的咖喱饭来就拆开。


鸣人听着一阵塑料纸的摩擦和响声,正美滋滋地以为佐助会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好心喂他,却不想对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而是端着饭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他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简直恶劣至极!


“我说你啊!你不是打算喂我的吗!?”鸣人猛地坐起身来,不小心还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


佐助指了指他的耳朵,摇了摇手里的勺子,“你耳朵都裂了,还想吃辣的?梦话还是留着睡觉的时候说吧。”


鸣人话头一顿。对方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环顾四周,他应该还是在医务室,可是他的伤口被很好的处理了,较长的两条刀伤和被扯裂的耳垂都已经缝合,还包上了干净的绷带和纱布。脱臼的手没有绑上夸张的石膏可是已经接回原位,用绷带绑了木板作为固定,现在正乖巧地贴放在自己的胸口。


“这些是你做的?”鸣人有些诧异。他从不知道佐助这么擅长处理伤口。


“我去请了纲手老师过来。”佐助瞥他一眼,“她家就在学校附近。记得要好好感谢接人来救濒死的你的我哦,吊车尾的。”


“这么一点小伤才不会死。”鸣人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却又感觉到有点安心。说起他们的纲手校医,原本是木叶医院外科手术的首席医生,后来似乎是觉得整天困在医院没有自己的时间愤然辞职,跑来他们高中做校医。对她来说,要处理自己的这点伤口那一定是非常的容易了。


佐助瞥他一眼,又扭回头接着吃他的咖喱:“是,右手手肘脱臼,身上类似擦伤的小伤淤青四十六处,两处大的刀伤,腹部组织部分损伤,怀疑有轻微脑震荡,左耳耳垂撕裂,大概就把你扔在这里是不会死的吧。”


鸣人一愣,自己的伤有这么重么?


“而且眼眶还黑了俩。”佐助看着他抿了抿嘴,像是在忍笑,“蠢死了。”


“靠!你不给我吃的就算了,还骂我蠢!不要以为本大爷伤着就不会打你小佐助。”事实上他还真不会打,现在的他典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与将近六人的地痞一场恶斗后,他作为胜者笑瞰着一群意识不清三横两竖一坐桶倒地不醒的人很是得意。不过那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像是现在他仿佛被人强行拆散又拼起来一样——身上痛得惨烈,四肢不听使唤。


“都说了你不能吃。”佐助立起饭盒的盖子,上面标注着一个醒目的“激辣”,根本不适合本就不擅长吃辣还受伤的鸣人。


鸣人瞪他:“那你干嘛坐我面前吃!?故意的吗?”


“当然。”佐助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看你一直不醒,想用它的香味熏醒你的来着。事实也证明了,效果显著。”


鸣人立马就想跳起来和他拼命,可是他也不是不怕疼的主,最后还是选择做了两次深呼吸后默默把饥饿带来的焦躁吞了下去。忿忿呼出一声鼻息,他问:“那我的吃的呢?你可别说没有!”


“不。”佐助放下手里的咖喱,把放在外面桌上的小锅拿了进来,“我借用了一下家政教室,反正是白水炖粥,应该不会难吃。”


不,白水炖粥并不好吃好吗?大爷要吃肉!


在心里咆哮着,鸣人盯着佐助递过来的稍稍吹凉的一勺白米粥,不情不愿地张嘴吃下。


“这他妈还真是白水炖粥啊?你盐都不加一点的?”鸣人一脸看外星人的眼神斜过去。


“你家煮白粥加盐的?”佐助不解地蹙起眉来。鸣人让他梗的没话说,他的舌头不想再受一次没有味道的食物的摧残,可是不吃的话饿着肚子则是更加不愉快的感受,于是他还是张嘴吃下第二口、第三口……


所幸佐助煮的量并不是很大,他咬咬牙忍一忍还是能非常男人的吃完的。


嘴里快淡出鸟来的鸣人十分怨念地缩在床上碎碎念,“只能用这家伙的脸来当下饭菜也真实太悲伤了……本大爷不适合依靠爱活下来……我需要面包,还是夹了熏火腿的那种……”


“你在说什么?”佐助稍微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鸣人小声地在念着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在夸你煮的白粥真好吃……不过比起帮吹吹……”鸣人看向佐助的眼神已经半死,“我想要酸梅,助助好不好?就一颗。”


“你觉得我能从什么地方变出酸梅来?”佐助懒得搭理他对自己所谓的“爱称”,在鸣人的注视下又放下了一个小锅。


“不不不不不,本大爷已经非常饱了,不需要第二锅白粥了我说!”鸣人已经预见今晚自己梦到被没有味道的白粥吞噬的噩梦的未来了。


“没有那么多米的好吗?”佐助一脸嫌弃地看着鸣人,掏出手帕垫着,从里面拿出一小盅茶碗蒸来。


“白水蒸蛋?”鸣人警惕道。


“很抱歉,这是咸水蒸蛋。”佐助瞥他一眼,小勺盛出一勺来喂过去。鸣人用嘴唇抿了一点咂吧咂吧,确定有盐味这才开心地往肚子里咽。


小小的饱餐了一顿,鸣人还算满意地往枕头里蹭了蹭,侧脸时看到正在收拾东西像是准备要回去的佐助,心里有些慌乱,“你要回去了?”


佐助拉上书包的拉链往肩上一挂,“对。你爸妈那边我已经打过掩护了,说你因为这几天想要用功学习所以在我家暂住两天。”


“啊?这么瞎的谎话,他们还信了?”


“嗯。玖辛奈阿姨挺欣慰的,让我好好教育你。”佐助走到鸣人床边替他拉了拉被子盖到肩下,“等你眼睛上的淤青退了再回去,免得又让他们担心。”


“我是不是应该夸你好贴心?”


“不,太恶心了还是算了。”佐助把他随身带的移动WiFi和手机充电线在鸣人床头,“今天外面暴雨,你身上有伤口不方便移动,先在医务室将就吧。这些东西都留给你,有不舒服就联系纲手老师。”


“好。”鸣人点点头,打了个寒噤,“总觉得佐助你今天特别温柔,让我有点想吐的说。”


“我走了。”佐助额角一跳,作势就要把留下的东西收进包。


鸣人急忙护住,“多谢佐助老爷赏赐,小的收下了。”


佐助沉默了一会儿,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吧。”


 


经过了半周,鸣人在每天被热鸡蛋滚眼折腾到淤青褪去后终于带着打着石膏的右臂回了家。玖辛奈看到鸣人手上的石膏的时候吓了一跳,当事人则是一副“不是什么大伤,不要担心”地摆了摆手就上了楼。佐助悄悄冲他翻了个白眼,向玖辛奈解释道:那个伤是鸣人在爬树救小猫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受的。已经去过医院,医生说三周后拆了石膏做一些复健后就能恢复正常,让玖辛奈不要太担心。


可是自己孩子受伤父母做不到不担心。玖辛奈勉强扯出个笑脸来向佐助道谢,翻出钱包来递给佐助一笔钱说是还他垫付的医药费,佐助摆了摆手,说不用,因为他出门的时候忘了带钱包所以但是是借用的鸣人的钱包。


“我靠,我说我的青蛙怎么瘪了!原来是你啊我说!”鸣人突然从楼梯口探出头来叫道。


“臭小子你闭嘴!等你爸回来我们再好好给你算算账我说!”玖辛奈气急,说话时不自觉溜出了口癖。


鸣人气哼一声,没一会儿楼上就传来了砸房间门的声音。玖辛奈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赔笑道:“抱歉啊佐助,鸣人这两天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有的事,玖辛奈阿姨。”佐助微笑道:“家母时常说想要一个鸣人这样可爱有趣的儿子,打算跟您抢来着。”


“那个臭小子哪里可爱了!”玖辛奈佯怒道:“学了空手道之后就给我四处找麻烦,一点也不可爱!”


又客套了几句,佐助在玖辛奈出声留他吃晚饭之前先行告辞,离开了鸣人的家。站在鸣人家院外,佐助抬头看向鸣人的房间,对方正好也在看他。他们相互比了个鬼脸算是告别。


————————————————————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85)

  1. GIGI-小叶子三水水水是个快乐的青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