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I-小叶子

【毒埃】🔞pwp《overflow》泛滥chapter(3)

lll谪九lll:

⚠️warning:醉酒,抱cao,事中烟,骑cheng,后ru,重复gao潮
说好的酒后主动Eddie和腹黑venom
理直气壮地说我写得超甜!
埃·我坑我自己·迪
——————————————————
越来越腻歪的日常,有点齁了233
👉【石墨文档】而venom是Eddie无所畏惧的铠甲,也是他太迟遇见的软肋。
👉【AO3链接】点proceed可看全文
👉【微博链接】长图文

你比酒精过火(上)【言简意赅,车。

咸味小鱼干:

构思很长,大半截的车都在下文。然而我还没写,估计下辈子之前是能写出来的。链接走评论。

旗袍

秦淮岸边游:

九月份了鸭,开学前吃个肉馅小甜饼叭👇

吃叭

【鸣佐】劲爆僵尸部落

Summer提阿奴:

R18,女装攻


(假装)僵尸护士鸣X(假装)被咬了一口医生佐


OOC




  看着刚刚推门进来的两人,大伙都惊呆了。


 


  忙着扯头花的花仙子小樱井野张大了嘴,穿着巫师袍的宁次翻了个白眼,犬冢牙吓得头上的兽耳都掉了。


 


  “好看吗?”鸣人刻意尖细着嗓子,搂着佐助的腰性感俏皮地向大家眨了眨眼。


 


  “基本接受不了。”一身古装拿着根毛笔cos马良的佐井微笑着诚恳地说。




七夕节快乐




AO3存档




Fin.



欲火不焚身【鸣佐R18】

AnimalS79:

#鸣佐R18教室paly




#鸣人x佐助  不逆不拆




作者:AnimalS79




各位乘坐本次航班ANIMALS79次航班的旅客请注意


关闭您身边的除本机以外的电子产品


带领您的儿童和老人到座位上安全入座


请您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起飞


本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




链接点击这里☞https://shimo.im/docs/VLmiZ2DuXQwHzRd4







【鸣佐】占有(下)

LSK:

初=。 =鸣x精少佐
    读作partner
    写作occupance
    (感觉写完精进(尽)不少我人渣已死债见.jpg


前提要紧:看前文
人设:回村助、开窍鸣(后期微黑化,珍视彼此
避雷:1. 纯情手推并不恶劣并不饥渴(乖巧.jpg
             2. 动画128→134集鸣佐初次分手,那些钙钙的台词全都串了一遍,【最后一场会有点怪,不介意就看】


  ⭐点这里传送门⭐


————正文分割线————



    “不要在浴室里!”
    “好!”
    腾腾的水汽中,浴室的镜中倒映出【哔哔哔哔哔哔】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也永远喊不醒一个渴望美梦的人。


————————————
动画128→134集鸣佐初次分手,那些钙钙的台词全都串了一遍
那个英语的网站注册咦嘻嘻嘻,注意保证13+岁哦⊙∀⊙!

【鸣佐】夏岛(原著向/h/短)上

FRUTIPS:

  从他踏入这湿气世界时,他便察觉到激情,兴奋,以及即将到来的颤栗。


  他金发碧眼的情人在前边开路,将近一年的旅行将他麦色的皮肤磨砺成浅棕色,肩膀上逐渐褪去少年时期的青涩,而成为肌腱发达线条完美的强壮。


  肌肉的饱满感一直攀爬到脖颈处,再向下给予窄实的腰部以非凡的蛮力,甚至塑造了性感的臀部,力量的美感在大小腿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以至于从背影看他便足以俱退愚蠢的掠夺者。


  他脚步不停歇,双手熟练的斩荆披棘,茂密而杀气腾腾的热带植物在他的游刃有余下节节败退,可眼睛不时穿过树丛,以毫不掩饰的热切打量身后的情人。


   即使在这般引人窒息的酷热之中,他仍是天神一般的白皙,另周遭黯然失色的美丽。


   那缄默不言的神情饱含了远超表面的深邃,全聚集在眼中,宝石般的瑰丽光泽于瞳仁中闪烁,使他吸引了巨型花朵频频以柔软的花瓣戏弄他细白的肌肤,留下大片色彩奇异的花粉,彩蝶被他迷人的芳香吸引,寻找一切机会扑闪着亲吻他。而他尖翘鼻尖上的细汗不断骚动他身体中的某个部位,那是一种肉体上的感觉,更是心灵上的躁动,使他突然转身,以野兽才有的强烈气息向他袭来。


  “鸣人……”话语被突如其来的热吻硬生生堵了回去,他因为忍术的特殊而粗糙的大手是可怕的春药,佐助每一寸紧实的肌肤在他手掌的抚摸下融化,苍白的汗水因情欲而颤栗,那种感觉不断向他脚心进攻,近乎无法站立。


  因而他自腰部将他拖起,按在最近的树上,急不可耐的嘴唇似炭火般滚烫,一路游走到腰部,火热的吻毫无征兆的落在欲望的核心,欲望的炽热从他神经深处传来,化作牲猫般的嘶叫从喉咙中穿出。


  他滑坐在地上,任凭金发的蛮兽啃咬大腿,亲吻膝盖,撩拨脚心。


  料到时机成熟,他的蛮力集中到不可描述的地方上来,欺身而上,毫不留情。


  因可怖的尺寸而脚趾蜷缩,骨骼作响,因风暴般的情欲而血脉喷张,无处可逃,隐约之处看见他眼睛一片血红,这次是毫无保留,宛如狩猎的雄狮,嘶吼的火龙。


  风暴在继续,转而跨坐在湿气弥漫的沼泽地上,因全部顶入而痛不欲生,欲死欲仙,更有他环着腰部向下按,紧密的高热抗议般的蜷缩令他眼冒金星,一片空白。


  胡乱的舔吻每一寸粉红的甘甜,他也紧紧搂着鸣人的脖子,抓乱他的头发,深入发根指尖苍白。


 疯狂永无止境,忽然扳过他的肩膀,压在身下,模糊的意识仅为巅峰一刻做最后的清醒,已达到令人发指的极限,连舌头都被挤压,咬出道道血渍。


  最后一刻,柔情软语的温存被撕裂,十指深入土地,变做喉头的紧涩,眼前大片大片的血红,脏污了视线,放空了神经。


  大脑中嗡鸣刺耳,迟迟不去,疲惫期如约袭来,却被他兽化的舔吻打断,他身上五彩斑斓的花粉,变成他舌尖的黏湿。


  “还来……”声音嘶哑难听,却为他助阵,脊背酥麻,雄风又震。


  “上帝啊……”他眼睁睁看着那人的坏笑,在心里无助的呐喊。
   那可怕的十天,见证了阳性查克拉的无限精力。


  他们为这欲望的狂欢开辟出一块静谧,鸣人的九尾之力让周遭的野兽闻风丧胆,甚至斥退了蚊虫,他在佐助赤身裸体于瀑布下休憩时到附近的集镇买了吊床等日用品,并每天定时来购买食物,仅仅穿一条沙滩裤,引得路上纷纷驻足,羡慕他不知名的情人。


  他们在吊床上翻云覆雨,时而猛烈时而温存,甚至可让那些惹人怜爱的热带蝴蝶在佐助肩头停留,扑闪着亲吻他的脸颊,留下灿烂的金色花粉,舒展他因情欲紧缩的眉间。


  而那驱褪不去的金刚鹦鹉,却一直在树上冷漠的注视着仰卧寻欢的鸣人,那审视的眼光令人费解,却如浮光掠影般离去。


  除了吊床这个主阵地,旁边的瀑布更是留下了这对疯狂情人的痕迹,栖息在水边的巨石是极好的着力点,水中的奇异感令他们险些溺死,瀑布的狂泄下无止境的嬉闹,在草地上等待身体吹干的间隙像野兽一般互相舔邸亲吻,拜膜对方完美的肉体。


  似乎在雪国的心扉全开后,终于消除了身体上的隔阂,爱情伴随着欲望而迅速升华,宛如世纪初开的亚当夏娃,在这春秋一梦的伊匍园里任由时光荏苒。


  他们几乎全天赤裸,奇异的是力量却在不断涌现,阴阳结合创造出了更多非凡的体力,好似不费力的修炼。


  很多的时候佐助趴在草甸上,鸣人便从他指尖开始亲吻,或是坐在水边,由鸣人亲吻脚腕,爱抚膝盖,而佐助时常趴在鸣人肩头,褪去傲娇的伪装,猫一般舔邸他带着海盐味的皮肤。


  直到有一天,鸣人买东西回来,像往常一样亲吻他从吊床上垂下的手臂时,佐助睁着那双宝光潋滟的杏眼,右眼的紫光乍泄,那一刻,毁灭与重生重合,他俯下身来亲吻他的大型忠犬的脸颊,告诉他道:


  “够了”


  “我们该走了,鸣人”


  鸣人心领神会,意识到二人犹如一人的蜕变,当下收拾东西,携手走出雨林。

【鸣佐】情 欲 (一发完)

Zzzzzzyyue:

一发完,新手上路,虽然是婴儿车也得焊死


原著向698+ 无逻辑无剧情纯粹为了练习车技


--


看着不省人事的他,鸣人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饱胀感,像气球一样膨胀,挤压着他所有的神经,他知道,那是情欲。


 


1


 


今天是鹿丸的婚前最后一夜,当时同期都被叫来参加这场单身派对,虽然主人公兴趣寥寥只坐在一边撑着下巴看同伴们闹哄。出门前接到宇智波末裔传来的信号,他自作主张把那位强行拉来了,嚷嚷着许久不见大家一定也都很想见他。宇智波佐助向来对鸣人的执拗束手无策,只能甩开鸣人禁锢着他胳膊的手,淡淡说一句“好了”。鸣人心里雀跃,这位挚友来去总是匆匆,没有留恋没有归依,鸣人总想在证明在佐助心中的地位,却总是被他的冷淡推开。偶尔小小的私心,能多留他一两天,说谎也能被原谅吧。


 


一进屋,听见牙不满的大叫,“鸣人你太慢了!”一转头看到是宇智波佐助那张清隽的脸,顿时刹住,不知如何反应。本来热闹的场面有些尴尬。佐助面上神色不动,轻轻点了下头,随即鸣人也掀开帘子进来,笑道:“正好碰到佐助,就带他一起来同期聚会啦,这次我们终于聚齐了!”鹿丸打了圆场:“是啊好久不见佐助了,快坐吧。”


 


佐助坐在了鸣人的旁边,在桌子一角,安静地宛如一幅水墨画。他解开披风,今天穿的是少年时常穿的纯白和服,领口纹上了一个小小的宇智波家纹。他本就白皙俊秀,穿白色蓝色一类颜色最是好看。鸣人有些不自在,给宇智波倒了一杯烧酒又转头朝向鹿丸他们,余光又忍不住朝佐助那边打量。


 


鹿丸他们心里有些埋怨鸣人,本来轻松的聚会,因为宇智波佐助而有些放不开手脚的感觉。而又不能当面对鸣人说,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的执著长达近十年之久,鸣人能忍别人骂他但绝对不会原谅一句诋毁宇智波的话。不知不觉,大家的对话避开坐在角落的佐助,又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鸣人发觉气氛不对时,下意识惊慌,看向佐助。他曾经暗暗下定决心改变村子,让木叶成为宇智波佐助的归处,而开始接触村子的管理之后才越来越力不从心。人性是多么复杂啊,权利斗争,政治交易,金钱,力量,秘密,无一不是滋生腐朽的土壤。刚进入20岁的年代,他仿佛成长为另外一个人。他没有勇气把十六岁的大话再重复一遍,只好努力着,隐藏起来那些黑暗,把所有的好都捧到宇智波佐助面前,让他不要再想着远离村子,远离自己。


 


现下佐助仿佛对这种排挤的气氛无知无觉,仍然安静地喝着的酒,眉目低垂着。鸣人发现,手边那壶酒已经空了大半。


 


有什么思绪瞬间略过脑海,像一根羽毛轻轻撩拨着神经,鸣人觉得自己仿佛醉了,即使他还没沾一滴。


 


2


 


出居酒屋时,天色已黑。木叶刚下过一场不小的雨,空气潮湿中带着植物的气味,鸣人抽了抽鼻子,有些腥。大家互相告别,脸上都微醺。鸣人背着睡着的佐助,对小樱笑了笑,保证把佐助照顾好。佐助默默在桌角一隅自己一杯接着一杯喝,待鸣人叫他时,似乎已经没了意识。那双平日里冷冷瞪着的充满力量的眼,现在恢复成了最纯粹的黑色,叫他时,便会茫然望着你。鸣人几乎没见过佐助这般无害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哈哈佐助,你也会喝醉啊”,说着拉过他的手,抱起披风,“不会喝就不要喝嘛”。


 


“你懂什么。”宇智波佐助竟然还神奇地有对话能力,把鸣人吓了一跳,不过他随即就发现那位已经在他的背上闭上了眼睛。


“真乖。”他又笑了。


 




太子是干大事的人。




石墨重新弄了一下链接。

【鸣佐|毛妹小破车】能……再来一次吗?

怪亂2:

作者:TopAngst & WBB


原文地址: https://ficbook.net/readfic/4738025


作者开放转载授权




NC-21


2000+words


兑水伏特加


不好意思大家随便品品。




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