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I-小叶子

【鸣佐】劲爆僵尸部落

Summer提阿奴:

R18,女装攻


(假装)僵尸护士鸣X(假装)被咬了一口医生佐


OOC




  看着刚刚推门进来的两人,大伙都惊呆了。


 


  忙着扯头花的花仙子小樱井野张大了嘴,穿着巫师袍的宁次翻了个白眼,犬冢牙吓得头上的兽耳都掉了。


 


  “好看吗?”鸣人刻意尖细着嗓子,搂着佐助的腰性感俏皮地向大家眨了眨眼。


 


  “基本接受不了。”一身古装拿着根毛笔cos马良的佐井微笑着诚恳地说。




七夕节快乐




AO3存档




Fin.



欲火不焚身【鸣佐R18】

AnimalS79:

#鸣佐R18教室paly




#鸣人x佐助  不逆不拆




作者:AnimalS79




各位乘坐本次航班ANIMALS79次航班的旅客请注意


关闭您身边的除本机以外的电子产品


带领您的儿童和老人到座位上安全入座


请您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起飞


本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




链接点击这里☞https://shimo.im/docs/VLmiZ2DuXQwHzRd4







【鸣佐】占有(下)

LSK:

初=。 =鸣x精少佐
    读作partner
    写作occupance
    (感觉写完精进(尽)不少我人渣已死债见.jpg


前提要紧:看前文
人设:回村助、开窍鸣(后期微黑化,珍视彼此
避雷:1. 纯情手推并不恶劣并不饥渴(乖巧.jpg
             2. 动画128→134集鸣佐初次分手,那些钙钙的台词全都串了一遍,【最后一场会有点怪,不介意就看】


  ⭐点这里传送门⭐


————正文分割线————



    “不要在浴室里!”
    “好!”
    腾腾的水汽中,浴室的镜中倒映出【哔哔哔哔哔哔】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也永远喊不醒一个渴望美梦的人。


————————————
动画128→134集鸣佐初次分手,那些钙钙的台词全都串了一遍
那个英语的网站注册咦嘻嘻嘻,注意保证13+岁哦⊙∀⊙!

【鸣佐】夏岛(原著向/h/短)上

FRUTIPS:

  从他踏入这湿气世界时,他便察觉到激情,兴奋,以及即将到来的颤栗。


  他金发碧眼的情人在前边开路,将近一年的旅行将他麦色的皮肤磨砺成浅棕色,肩膀上逐渐褪去少年时期的青涩,而成为肌腱发达线条完美的强壮。


  肌肉的饱满感一直攀爬到脖颈处,再向下给予窄实的腰部以非凡的蛮力,甚至塑造了性感的臀部,力量的美感在大小腿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以至于从背影看他便足以俱退愚蠢的掠夺者。


  他脚步不停歇,双手熟练的斩荆披棘,茂密而杀气腾腾的热带植物在他的游刃有余下节节败退,可眼睛不时穿过树丛,以毫不掩饰的热切打量身后的情人。


   即使在这般引人窒息的酷热之中,他仍是天神一般的白皙,另周遭黯然失色的美丽。


   那缄默不言的神情饱含了远超表面的深邃,全聚集在眼中,宝石般的瑰丽光泽于瞳仁中闪烁,使他吸引了巨型花朵频频以柔软的花瓣戏弄他细白的肌肤,留下大片色彩奇异的花粉,彩蝶被他迷人的芳香吸引,寻找一切机会扑闪着亲吻他。而他尖翘鼻尖上的细汗不断骚动他身体中的某个部位,那是一种肉体上的感觉,更是心灵上的躁动,使他突然转身,以野兽才有的强烈气息向他袭来。


  “鸣人……”话语被突如其来的热吻硬生生堵了回去,他因为忍术的特殊而粗糙的大手是可怕的春药,佐助每一寸紧实的肌肤在他手掌的抚摸下融化,苍白的汗水因情欲而颤栗,那种感觉不断向他脚心进攻,近乎无法站立。


  因而他自腰部将他拖起,按在最近的树上,急不可耐的嘴唇似炭火般滚烫,一路游走到腰部,火热的吻毫无征兆的落在欲望的核心,欲望的炽热从他神经深处传来,化作牲猫般的嘶叫从喉咙中穿出。


  他滑坐在地上,任凭金发的蛮兽啃咬大腿,亲吻膝盖,撩拨脚心。


  料到时机成熟,他的蛮力集中到不可描述的地方上来,欺身而上,毫不留情。


  因可怖的尺寸而脚趾蜷缩,骨骼作响,因风暴般的情欲而血脉喷张,无处可逃,隐约之处看见他眼睛一片血红,这次是毫无保留,宛如狩猎的雄狮,嘶吼的火龙。


  风暴在继续,转而跨坐在湿气弥漫的沼泽地上,因全部顶入而痛不欲生,欲死欲仙,更有他环着腰部向下按,紧密的高热抗议般的蜷缩令他眼冒金星,一片空白。


  胡乱的舔吻每一寸粉红的甘甜,他也紧紧搂着鸣人的脖子,抓乱他的头发,深入发根指尖苍白。


 疯狂永无止境,忽然扳过他的肩膀,压在身下,模糊的意识仅为巅峰一刻做最后的清醒,已达到令人发指的极限,连舌头都被挤压,咬出道道血渍。


  最后一刻,柔情软语的温存被撕裂,十指深入土地,变做喉头的紧涩,眼前大片大片的血红,脏污了视线,放空了神经。


  大脑中嗡鸣刺耳,迟迟不去,疲惫期如约袭来,却被他兽化的舔吻打断,他身上五彩斑斓的花粉,变成他舌尖的黏湿。


  “还来……”声音嘶哑难听,却为他助阵,脊背酥麻,雄风又震。


  “上帝啊……”他眼睁睁看着那人的坏笑,在心里无助的呐喊。
   那可怕的十天,见证了阳性查克拉的无限精力。


  他们为这欲望的狂欢开辟出一块静谧,鸣人的九尾之力让周遭的野兽闻风丧胆,甚至斥退了蚊虫,他在佐助赤身裸体于瀑布下休憩时到附近的集镇买了吊床等日用品,并每天定时来购买食物,仅仅穿一条沙滩裤,引得路上纷纷驻足,羡慕他不知名的情人。


  他们在吊床上翻云覆雨,时而猛烈时而温存,甚至可让那些惹人怜爱的热带蝴蝶在佐助肩头停留,扑闪着亲吻他的脸颊,留下灿烂的金色花粉,舒展他因情欲紧缩的眉间。


  而那驱褪不去的金刚鹦鹉,却一直在树上冷漠的注视着仰卧寻欢的鸣人,那审视的眼光令人费解,却如浮光掠影般离去。


  除了吊床这个主阵地,旁边的瀑布更是留下了这对疯狂情人的痕迹,栖息在水边的巨石是极好的着力点,水中的奇异感令他们险些溺死,瀑布的狂泄下无止境的嬉闹,在草地上等待身体吹干的间隙像野兽一般互相舔邸亲吻,拜膜对方完美的肉体。


  似乎在雪国的心扉全开后,终于消除了身体上的隔阂,爱情伴随着欲望而迅速升华,宛如世纪初开的亚当夏娃,在这春秋一梦的伊匍园里任由时光荏苒。


  他们几乎全天赤裸,奇异的是力量却在不断涌现,阴阳结合创造出了更多非凡的体力,好似不费力的修炼。


  很多的时候佐助趴在草甸上,鸣人便从他指尖开始亲吻,或是坐在水边,由鸣人亲吻脚腕,爱抚膝盖,而佐助时常趴在鸣人肩头,褪去傲娇的伪装,猫一般舔邸他带着海盐味的皮肤。


  直到有一天,鸣人买东西回来,像往常一样亲吻他从吊床上垂下的手臂时,佐助睁着那双宝光潋滟的杏眼,右眼的紫光乍泄,那一刻,毁灭与重生重合,他俯下身来亲吻他的大型忠犬的脸颊,告诉他道:


  “够了”


  “我们该走了,鸣人”


  鸣人心领神会,意识到二人犹如一人的蜕变,当下收拾东西,携手走出雨林。

【鸣佐】情 欲 (一发完)

Zzzzzzyyue:

一发完,新手上路,虽然是婴儿车也得焊死


原著向698+ 无逻辑无剧情纯粹为了练习车技


--


看着不省人事的他,鸣人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饱胀感,像气球一样膨胀,挤压着他所有的神经,他知道,那是情欲。


 


1


 


今天是鹿丸的婚前最后一夜,当时同期都被叫来参加这场单身派对,虽然主人公兴趣寥寥只坐在一边撑着下巴看同伴们闹哄。出门前接到宇智波末裔传来的信号,他自作主张把那位强行拉来了,嚷嚷着许久不见大家一定也都很想见他。宇智波佐助向来对鸣人的执拗束手无策,只能甩开鸣人禁锢着他胳膊的手,淡淡说一句“好了”。鸣人心里雀跃,这位挚友来去总是匆匆,没有留恋没有归依,鸣人总想在证明在佐助心中的地位,却总是被他的冷淡推开。偶尔小小的私心,能多留他一两天,说谎也能被原谅吧。


 


一进屋,听见牙不满的大叫,“鸣人你太慢了!”一转头看到是宇智波佐助那张清隽的脸,顿时刹住,不知如何反应。本来热闹的场面有些尴尬。佐助面上神色不动,轻轻点了下头,随即鸣人也掀开帘子进来,笑道:“正好碰到佐助,就带他一起来同期聚会啦,这次我们终于聚齐了!”鹿丸打了圆场:“是啊好久不见佐助了,快坐吧。”


 


佐助坐在了鸣人的旁边,在桌子一角,安静地宛如一幅水墨画。他解开披风,今天穿的是少年时常穿的纯白和服,领口纹上了一个小小的宇智波家纹。他本就白皙俊秀,穿白色蓝色一类颜色最是好看。鸣人有些不自在,给宇智波倒了一杯烧酒又转头朝向鹿丸他们,余光又忍不住朝佐助那边打量。


 


鹿丸他们心里有些埋怨鸣人,本来轻松的聚会,因为宇智波佐助而有些放不开手脚的感觉。而又不能当面对鸣人说,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的执著长达近十年之久,鸣人能忍别人骂他但绝对不会原谅一句诋毁宇智波的话。不知不觉,大家的对话避开坐在角落的佐助,又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鸣人发觉气氛不对时,下意识惊慌,看向佐助。他曾经暗暗下定决心改变村子,让木叶成为宇智波佐助的归处,而开始接触村子的管理之后才越来越力不从心。人性是多么复杂啊,权利斗争,政治交易,金钱,力量,秘密,无一不是滋生腐朽的土壤。刚进入20岁的年代,他仿佛成长为另外一个人。他没有勇气把十六岁的大话再重复一遍,只好努力着,隐藏起来那些黑暗,把所有的好都捧到宇智波佐助面前,让他不要再想着远离村子,远离自己。


 


现下佐助仿佛对这种排挤的气氛无知无觉,仍然安静地喝着的酒,眉目低垂着。鸣人发现,手边那壶酒已经空了大半。


 


有什么思绪瞬间略过脑海,像一根羽毛轻轻撩拨着神经,鸣人觉得自己仿佛醉了,即使他还没沾一滴。


 


2


 


出居酒屋时,天色已黑。木叶刚下过一场不小的雨,空气潮湿中带着植物的气味,鸣人抽了抽鼻子,有些腥。大家互相告别,脸上都微醺。鸣人背着睡着的佐助,对小樱笑了笑,保证把佐助照顾好。佐助默默在桌角一隅自己一杯接着一杯喝,待鸣人叫他时,似乎已经没了意识。那双平日里冷冷瞪着的充满力量的眼,现在恢复成了最纯粹的黑色,叫他时,便会茫然望着你。鸣人几乎没见过佐助这般无害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哈哈佐助,你也会喝醉啊”,说着拉过他的手,抱起披风,“不会喝就不要喝嘛”。


 


“你懂什么。”宇智波佐助竟然还神奇地有对话能力,把鸣人吓了一跳,不过他随即就发现那位已经在他的背上闭上了眼睛。


“真乖。”他又笑了。


 




太子是干大事的人。




石墨重新弄了一下链接。

【鸣佐|毛妹小破车】能……再来一次吗?

怪亂2:

作者:TopAngst & WBB


原文地址: https://ficbook.net/readfic/4738025


作者开放转载授权




NC-21


2000+words


兑水伏特加


不好意思大家随便品品。




乌拉

【鸣佐/单性转♀】烟火绽放之时

荒野不飙也不做人:

*已婚叔鸣X高中生(已成年)少女佐子 有一部分是很久以前和别人一起合开的脑洞。


*360度货真价实不伦恋 天雷婚外偷情梗注意,三观很醉。 慎入  (重新回坑后我的萌点到底出了什么偏差???)


*非常里番氛围的一辆车。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里番 属于写到后来自己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的那种:)




点我看放烟花

【鸣佐】囚鸟(一发完)

雪山:

自行车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强行掰逻辑x


⊚实验体雇佣兵鸣 x 实验体博士佐,友好的年下故事,ooc属于我


每次写都觉得自己写的巨难吃,却还要挑战下限x


感觉又是无限黑泥


答应小姐姐们的带我吃一次鸡开一次车的车




>> 刷卡点我 <<


>> ao3刷卡点我 <<






END

【面恰】迷

美甲赞助商:

ABO强制play。


A面xO恰


严重ooc+架空世界观。


开车干嘛要有理由啊。


 @一只九夏√  @九四夹子 








——




    宇智波恰拉助是个Omage。


    虽然以平时他行为完全看不出来他是Omage,所有人都认为他是Beta,毕竟以那他那泡在夜店的风骚性格,以及淡都没有的信息素。没有谁认为他会是Omage。更何况是不能受孕的Omage。


    虽然这件事只有宇智波家的高层知道,而带土也经常利用这一点去让恰拉助去做一些任务。


    这一次也不例外。


    恰拉助站在朱红色的大门门口低叹一声一脸认命地推开了大门。毫不例外他家的小叔叔正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的涂着指甲油。


    哦,这次是星空蓝。


    恰拉助小声吐槽,但还是一脸认命的上去敲了敲他小叔叔的桌子。


    被打断的带土十分不爽,白眼一翻也不管手上的指甲油,拿起一旁的红豆糕就开始毫无顾忌的吃。


   “这个味道不行,不够甜!卡卡西居然买错了!这个世界果然是虚假的!大辣鸡!”带土皱起眉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桌面上的物体也跟着抖了三抖。


   “咳,小叔,这次又是什么事儿?”


    恰拉助有些看不下去,手握成拳大声咳嗽了下成功引回带土的注意。


   “哦也就跟平常一样。”


    带土拿起面具扣在脸上,整个人瞬间正经起来。他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一张照片放在桌面,用手指了指照片上的人。


   “波风面麻,第八代火影,这次的目标是他。”


    恰拉助从桌面上拿起照片,仔细打量着。


    黑发蓝瞳,脸上有六道胡须。这正是赫赫有名以狠辣手段出名的第八代火影波风面麻。


    恰拉助皱起了眉,为这次任务的安全性提出不满。


   “喂小叔叔,这可是以波风面麻,我的人身安全需要作出保障。”


     “没钱憋着。”


     他家小叔叔瞪了他一眼随后继续啃着红豆糕。


    “哦…。”恰拉助的满腔悲愤只能憋着,现在的他怼不过这贤二。


     带土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沓文件甩给恰啦。


   “快去快去,看着你嫌烦。”


   “啧,陪你的卡卡西去吧。”


 


    贤二的话信不得。


    这是恰拉助站在宴会里的唯一想法。


    恰拉助伸出手整理了一下他的领带,眼神四处打量着寻找他的目标。


    哦看到了,他的目标此时正衣着楚楚的与人交谈中。不得不说还是有点帅,有点儿想下手。


    恰拉助暗自咋舌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一口饮下,接着走到带土老早就暗应好的待从那里拿到酒杯,不得不说还真看不出这是被下过药。


    恰拉助感叹了会接着快步走到了面麻的身旁。而面麻俄对这个出现在旁边的人感到微微惊讶。


   “嘿,波风面麻先生,来一杯吗?”


    恰拉助笑眯眯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向人递过去。


   “多谢,是宇智波家的宇智波恰拉助?”


    面麻礼仪性的点了点头,手指磨蹭着酒杯随后轻抿一口。


   “没错是的,祝波风先生玩的愉快。”


    恰拉助看到面麻喝下酒后嘴上的笑容加大了几分随后快步离去只留下面麻一人暗自疑惑。


    我记得,这药半小时后发作吧。


 


 


    波风面麻在应酬完之后走向厕所洗手,他皱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怎么感觉有点晕…。”


    面麻脑内不断回忆着今天宴会上所发生的事。


   “一切正常那只有。”


    回忆的页面停在那个黑发男人递给自己的酒杯。


  “果然吗…。”


    随即视线就暗了下去,脑内思考不来任何东西。






            点♡我♡看♡恰♡啦♡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