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I-小叶子

【鸣佐|毛妹小破车】能……再来一次吗?

怪亂2:

作者:TopAngst & WBB


原文地址: https://ficbook.net/readfic/4738025


作者开放转载授权




NC-21


2000+words


兑水伏特加


不好意思大家随便品品。




乌拉

【鸣佐/单性转♀】烟火绽放之时

荒野不飙也不做人:

*已婚叔鸣X高中生(已成年)少女佐子 有一部分是很久以前和别人一起合开的脑洞。


*360度货真价实不伦恋 天雷婚外偷情梗注意,三观很醉。 慎入  (重新回坑后我的萌点到底出了什么偏差???)


*非常里番氛围的一辆车。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里番 属于写到后来自己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的那种:)




点我看放烟花

【鸣佐】囚鸟(一发完)

雪山:

自行车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强行掰逻辑x


⊚实验体雇佣兵鸣 x 实验体博士佐,友好的年下故事,ooc属于我


每次写都觉得自己写的巨难吃,却还要挑战下限x


感觉又是无限黑泥


答应小姐姐们的带我吃一次鸡开一次车的车




>> 刷卡点我 <<


>> ao3刷卡点我 <<






END

【面恰】迷

美甲赞助商:

ABO强制play。


A面xO恰


严重ooc+架空世界观。


开车干嘛要有理由啊。


 @一只九夏√  @九四夹子 








——




    宇智波恰拉助是个Omage。


    虽然以平时他行为完全看不出来他是Omage,所有人都认为他是Beta,毕竟以那他那泡在夜店的风骚性格,以及淡都没有的信息素。没有谁认为他会是Omage。更何况是不能受孕的Omage。


    虽然这件事只有宇智波家的高层知道,而带土也经常利用这一点去让恰拉助去做一些任务。


    这一次也不例外。


    恰拉助站在朱红色的大门门口低叹一声一脸认命地推开了大门。毫不例外他家的小叔叔正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的涂着指甲油。


    哦,这次是星空蓝。


    恰拉助小声吐槽,但还是一脸认命的上去敲了敲他小叔叔的桌子。


    被打断的带土十分不爽,白眼一翻也不管手上的指甲油,拿起一旁的红豆糕就开始毫无顾忌的吃。


   “这个味道不行,不够甜!卡卡西居然买错了!这个世界果然是虚假的!大辣鸡!”带土皱起眉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桌面上的物体也跟着抖了三抖。


   “咳,小叔,这次又是什么事儿?”


    恰拉助有些看不下去,手握成拳大声咳嗽了下成功引回带土的注意。


   “哦也就跟平常一样。”


    带土拿起面具扣在脸上,整个人瞬间正经起来。他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一张照片放在桌面,用手指了指照片上的人。


   “波风面麻,第八代火影,这次的目标是他。”


    恰拉助从桌面上拿起照片,仔细打量着。


    黑发蓝瞳,脸上有六道胡须。这正是赫赫有名以狠辣手段出名的第八代火影波风面麻。


    恰拉助皱起了眉,为这次任务的安全性提出不满。


   “喂小叔叔,这可是以波风面麻,我的人身安全需要作出保障。”


     “没钱憋着。”


     他家小叔叔瞪了他一眼随后继续啃着红豆糕。


    “哦…。”恰拉助的满腔悲愤只能憋着,现在的他怼不过这贤二。


     带土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沓文件甩给恰啦。


   “快去快去,看着你嫌烦。”


   “啧,陪你的卡卡西去吧。”


 


    贤二的话信不得。


    这是恰拉助站在宴会里的唯一想法。


    恰拉助伸出手整理了一下他的领带,眼神四处打量着寻找他的目标。


    哦看到了,他的目标此时正衣着楚楚的与人交谈中。不得不说还是有点帅,有点儿想下手。


    恰拉助暗自咋舌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一口饮下,接着走到带土老早就暗应好的待从那里拿到酒杯,不得不说还真看不出这是被下过药。


    恰拉助感叹了会接着快步走到了面麻的身旁。而面麻俄对这个出现在旁边的人感到微微惊讶。


   “嘿,波风面麻先生,来一杯吗?”


    恰拉助笑眯眯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向人递过去。


   “多谢,是宇智波家的宇智波恰拉助?”


    面麻礼仪性的点了点头,手指磨蹭着酒杯随后轻抿一口。


   “没错是的,祝波风先生玩的愉快。”


    恰拉助看到面麻喝下酒后嘴上的笑容加大了几分随后快步离去只留下面麻一人暗自疑惑。


    我记得,这药半小时后发作吧。


 


 


    波风面麻在应酬完之后走向厕所洗手,他皱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怎么感觉有点晕…。”


    面麻脑内不断回忆着今天宴会上所发生的事。


   “一切正常那只有。”


    回忆的页面停在那个黑发男人递给自己的酒杯。


  “果然吗…。”


    随即视线就暗了下去,脑内思考不来任何东西。






            点♡我♡看♡恰♡啦♡助



【鸣佐】演技

哥斯拉拉拉:

演员鸣佐设定,刷卡上车流,微强制预警




OOC属于我,HE属于他们




腿肉是真的柴,突然躺平

【鸣佐】放课后.avi

际遇:

就是忽然想开个车。无照驾驶,注意闪避。


R-18慎。(标题太直白了没啥好说的)




    宇智波佐助毫无疑问是个优等生。家教良好,成绩优秀,长相出挑,冷静自持。虽然好看上去高傲了点,但从不惹是生非,实乃学生楷模,三好典范。


    只有漩涡鸣人不这么认为。


    佐助冷静?不惹是生非?他怎么没觉得!?这家伙明明脾气差到一点就着啊!不就是不小心亲了他一下,就被对方追杀出五条街,险些清白不保。要说什么清白,大家可睁大眼睛,佐助手里的刀完全是冲着他的丁丁来的啊。


    眼下这没被成功剁掉的东西,正隔着两人的裤子,硬邦邦地与佐助的同一部位贴在一起。金发少年搂着他,湛蓝的眼中全是得逞的笑意。


    “小佐助,你也有反应了嘛。”




走链接保平安




    春风轻抚,花香正浓。无人知道的保健室里,少年相拥着,缠绵着,最终又吻到一起。




——END——



【鸣佐子】大人だから(一)

老牛拉不动死狗:

单向性转。叔鸣♂  x  姨佐♀,30+


现趴,pao友关系,鸣人是公司高管,佐子对手公司聘请的顾问律师


非全龄,基本走肾,充满xing(の)器官描写


私设多,鸣人和佐子都并不是初次


打鸣佐与鸣佐子tag,觉得哪一方不合适可联系删除。


雷者勿食,万分感谢


背景设定来源于 @小町红 老师,具象出来并不可口还请您包涵orz


 


 


>>我神志不清<<


 


关于私设:


1.宇智波老师,因为日本人对律师的敬称是“先生”,觉得用宇智波律师好像怪怪的,私心用了“老师”。


2.该次更新中鸣人并无口癖,是他刻意的去克服,之后相处时会暴露口癖


 


另有再做补充


 

【羞耻play第二题】

命中注定的蓝色妖姬:

【羞耻play三十题】(2)放学后教室H
链接见评论(๑‾ ꇴ ‾๑)

【鸣佐】海与川

啊泥:

直男冬 @二月七日凛冬 生日快乐!!!(晚了N天你去死吧)




※原著半架空,七代目 x 蛇窟助,自然年差


※恋人前提,推翻大半原著设定


※非全龄,破三轮叮铃咣当迎风招展


OOOOOOC警告.jpg.


※无脑xjb写没有售后,文明上车,不准殴打司机


  




==============






  奈良辅佐官大清早的任务是去买一袋新鲜的小番茄。


  


  尽管他内心十分抗拒这份跑腿小杂活,200的智商并不应该用在思考如何挑选最精致漂亮的小红果,堪称暴殄天物。但他的上司眨巴着一双蓝色大眼睛,诚恳表示“一会儿有很重要的人要接待要不我说来给你听听”,鹿丸决定立刻动身去购物。


  


  直到他面无表情地把纸袋搁在火影办公桌上,七代目火影仍旧异常神采奕奕。他拒绝探究其中缘由,傻子都能猜出七八成。


  


  如果幻想可以实体化,鹿丸已经看到那头金色短发顶上滴溜溜转的佐助小雷达。




  “我说……”




  “停。”辅佐官坐在位置上,头也不抬地制止火影的继续发言,“我知道了,批你两天假,闭嘴,谢谢。”




  他话音刚落,七代目身后便传来扇翅膀的声响。男人精神抖擞,立刻起身拉开窗玻璃。五月的尾巴,初夏的味道挟着暖花香气涌进火影的办公室,送信的小鹰刚想用喙敲玻璃,这下扑了个空,扑棱扑棱笨拙地摔倒在小窗台上。




  七代目忙不迭地扶它起来,取下脚环上的小纸条,嘴角都咧到耳朵根去。




  他像个儿子100年没写信回家的老头子,抻平了纸条奔着辅佐官而去:“鹿丸,你看看……”




  鹿丸的理智被窗外的鸟语花香开了个豁,当机立断,啪嗒一下在火影批假条上盖了章。




  “三天假,现在就走。”


  


  




  佐助是在回家的路上被拦下拐跑的。他只来得及瞅见一抹亮橙顶着一撮金色倏然出现,紧接着一件披风把他裹得死紧,下一秒就又换了地方。




  他站定在地上,瞪圆了眼盯着眼前神经质的男人。今天回村子特意找兜哥搞了发型,这一上天一落地,刘海都飘歪了。




  挟持他的男人刷啦一下掀开裹着佐助身上的白色御神袍,难以置信地又刷啦给合上。




  “佐助!”七代目表示不能接受,“大蛇丸给你穿的这什么衣服?!”




  鸣人看着他大敞的前襟,显然被这套过于前卫、时尚感让他太阳穴突突跳跃的衣服震惊了。别的暂且不说,少年露出的一大片雪白胸膛,像奶油蛋糕一样可口——不不,停止可怕的幻想——还有这条紫色小裙子、一看就是蛇窟制造的大粗麻绳是怎么回事?大蛇丸是不是要反叛?看来必须要克扣蛇窟研究所的资金了。




  


  然而这不能怪佐助。一心追求力量的少年,向来不在衣着打扮上多费心力,大蛇丸给什么穿什么,反正每件都有精美的宇智波家纹,佐助表示满意。况且佐助真不觉得这身衣服哪里非常奇怪,和服是方便修行,男人露个胸有什么关系,鸣人还能发光呢,一开仙人模式金灿灿一片扎得眼疼,佐助还没挑剔他呢。




  他看出鸣人并不真心生气,反而是故意掩饰的表情下,早就有什么情绪在翻涌。恰逢他今天回来路上被暖融融的风哄得心情很好,理直气壮地一挑眉,踮脚用双臂圈住鸣人的脖颈,难得主动地“投送怀抱”——




  “怎么了?好色火影。”




  




  我永远喜欢踩脚袜.jpg.






  鸣人东挖西抠,从衣柜里刨出了一条他从前的七分裤出来递给佐助,对方撇撇嘴收下了。




  火影有点玩大了的心虚,他没忍住,在小恋人身上留下了几处痕迹。但真的——太色气了,这个孩子,真不知道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呃,其实,羽织也有点脏了……”他直起身,略显窘迫地挠挠头,“刚、刚刚给你擦身体借用了一下……别别,不要写轮眼,给你找件别的就是了。” 




  佐助裹在薄被里看向窗外,天已经快黑透了,不知道他们到底闹了多久。




  “鸣人,”他说,“我今天不回家了。”




  七代目拿着T恤的手一抖。




  佐助对他的反应很不满,卷着被子挪过来,揪住鸣人腰间的一片皮肉。




  “什么反应?”




  “别别别捏……疼疼疼……”鸣人呲牙咧嘴地捉开他的手,有些窘迫地打量了一下佐助锁骨间的吻痕,“呃……不回家吗?也好,也好。”






  佐助想着借宿的原因不仅仅于此。他与火影成为恋人以来,似乎总是聚少离多。小时候他经常缠着鸣人,还被美琴笑着问到底喜欢鼬还是鸣人更多一些。后来波风夫妇在任务中牺牲,鸣人随着自来也外出修行,再归来已是五年后。




  陷入恋爱是契机,也是必然。鸣人回来时,佐助已经不再是那个黏人的乖宝宝,逐渐变得冷静而强大。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似乎小时候的约定从来都不会改变。他一直喜欢着鸣人,一直,一直,从来都没有变过。




  偶尔——真的只是偶尔,他也会有点,有一点点,非常想念年长的恋人。




  佐助在被子里蹬蹬腿:“脚,好累。”




  鸣人便坐下来,手便溜进被窝,找到那只软软的脚丫,拿捏着力道按摩着。佐助一向不喜欢被人碰,但他却可以为所欲为——大概。




  “商量一下。”鸣人说,“下次让大蛇丸给你穿点正常的衣服。”




  “这有什么不正常的?”




  “呃……算了我说。”




  “我们下次可以做爱么。”佐助突然问。




  鸣人还想说着什么,差点咬到舌头。




  “……到底怎么……”




  “可不可以?”佐助皱起眉,“我真的不是小孩了。”




  “我知道,但是我说啊——佐助不在木叶的日子里,我也很想念佐助!佐助说的那些事,我也——”他轻笑一声,有点不好意思,“我当然也很想做。我只是想,更尊重佐助一些,把重要的事留在重要的时刻。以及——”




  他低下头,对上一汪璀璨星夜,吻住年轻恋人。




  “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会觉得晚。”






  FIN




---------------




抱歉了这篇前半部分像相声,后半部分是……的文,总之它是一辆车真的没什么剧情(惊恐抱头.jpg.)很久不写单篇,写到一半自己都快嗝屁了,真的xjb写没有售后,ballball大家不要打我,还有一屁股债要还,发完了赶紧去搬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