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I-小叶子

【73贺文】漩涡鸣人的三个愿望(上)

白川:

学园PA,吊车尾X万人迷。


剧情概述:


万年吊车尾漩涡鸣人偶然捡到了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不对,是一个橙色的小瓶子,放出了当年离家出走而被坏人捉住的大狐狸:九尾,九尾答应帮他实现三个愿望,他的第一个愿望是打赢他(自认为)一生的对手宇智波佐助;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九尾的前任主人斑,每次带着九尾和柱间打架,打着打着都会演变成用舌头狂甩对方的嘴唇,而只见过柱斑打架、柱斑他弟弟打架的单纯大狐狸九尾,竟然以为这也是人类打架的一个过程?!


 


如果以上剧情简介就认为已经很雷了,请不要再继续看了。


笔力不足,人物实力OOC,恶搞,希望大家看着开心。


爱鸣佐,爱喜欢鸣佐的大家,祝鸣佐日快乐!


 


Part 1


“可恶,又输给佐助那个混蛋!”


16岁的高中二年级生漩涡鸣人狠狠吸了一下鼻子,他用自己橘黄色运动服的袖口胡乱抹了一把挂了些小彩的脸,擦去猫须胎记上沾染的灰尘,语气中十分不甘。


此刻的他,正一个人走在通往学校后山的小路上,想着能被大自然治愈的绿色包围,正好散散心。他特意避开了同学们,避开那些围着他“一生的对手”宇智波佐助瞎转悠,叽叽喳喳惹人心烦的女孩子们,避开狐朋狗友们幸灾乐祸的嘲笑,他也不想回家,妈妈看到自己这幅低落的样子,肯定会十分关心地询问自己:“又输了?”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没事,当年你爸也老输给我。”问题是,那能一样吗?


“可恶的宇智波!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要让你在本大爷的身下哭着求饶!”鸣人脑补着佐助被自己摁在地上揍的场景,一边咬牙切齿地念叨着,一边踢路边的小石子泄愤。


“砰”的一声,小石子打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被生生弹开了。鸣人好奇地走过去,他在盛夏茂密的草丛中,发现了一个橘红色不透明的瓷瓶,瓶口被牢牢地封住了,上面还贴着一张残破的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打开我!”


“这啥玩意?最新上市的饮料吗?”鸣人皱了皱眉,他拿起那瓷瓶,先是用力摇晃了几下,然后便打开了瓷瓶的盖子。


就好像电影里经常演的那样,鸣人打开盖子的同时,瓶口里忽然冒出了大量的白色烟雾,呛得鸣人连连咳嗽。待烟雾散去,鸣人才发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一只身高两米,有着九条尾巴,皮毛通体红色的大狐狸。


大狐狸的眼睛变成了蚊香的形状,他踉跄了两步才勉强站稳。然后大狐狸就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叉着腰,居高临下地质问在一边目瞪口呆的鸣人:“你晃什么晃!你当这是碳酸饮料啊!”


鸣人用力眨了眨自己蓝色的大眼睛,然后伸出右手,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把:“疼疼疼……竟然不是做梦……”然后他低下头,语气中有些失落:“也对,如果连做梦都打不赢佐助,那我这人生也太悲催了……”


“喂!小子!”被无视的大狐狸有些不爽:“我刚说话你听见了吗!”


鸣人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他现在觉得这应该是个魔术,大狐狸只是个超大布偶,里面有一个工作人员,下一秒,工作人员就会告诉他:恭喜你,少年,你中奖了!奖品是我们新研发出来的饮料”打开我!”一年份!


果然,大狐狸叉着腰,一脸骄傲地对自己说:“恭喜你,小子,你中奖了!本狐仙将会帮你实现三个愿望!”


“啥?”剧情的发展出乎自己的意料,鸣人一头雾水。


“嘛,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大狐狸用手指抹了抹鼻子,竟然好像有些害羞,“其实吧,我在这山里修炼好几千年啦,是一只不折不扣的九尾狐仙,你叫我九喇嘛就可以啦。”


“那你怎么跑瓶子里去啦?”鸣人问。


“谁会故意去那么窄的地方,我这是遇见了坏人。”狐狸哼了一声。他以前当狐妖的时候着实作威作福了一阵,搞得当时的人民苦不堪言,后来,宇智波家族的当家斑狠狠教训了他一顿,还把他收做了宠物。这个斑,武功高强,行事利落,当主人本来是极好的。可惜后来他谈了恋爱,对象还是世仇千手家的当家——不不不,其实身份真的无所谓,九喇嘛最受不了的,还是他们动不动就干柴烈火,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床单想滚就滚,着实辣眼睛。实在看不下去的九喇嘛,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他本来只想耍耍宠物性子,没想真走。他看隔壁扉间和泉奈家养的猫咪小黑,一副高高在上的主子脾气,把扉间当铲屎大将军,九喇嘛十分羡慕,他也想要这种待遇。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一个道士捉住了,还被塞进了瓶子里,非常晦气。


“一关就是这么多年,气死老夫了!”狐狸继续说道,“在瓶子里的这些时候,我也想通了,如果有人能把我从瓶子里放出来,我就实现他的三个愿望,当做报恩。”


鸣人虽然年轻见识少,但也是听过几个道士捉妖的故事,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后来又觉得不对:“既然是把你关起来,为什么要贴张纸,上面还写着‘打开我’?”


大狐狸看了看那张残破的纸:“大概他写的是’别打开我‘,这么多年,写着‘别’的那块儿被抹掉了吧。”


这道士,捉妖就捉妖,卖什么萌。


“所以,小子,你的愿望是什么?”


“真的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鸣人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当然,不要小看我修炼千年的功力。”大狐狸继续叉着腰,高昂着脑袋,非常骄傲,“说吧,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好吃的?我都能给你弄来!”


“如果……如果,我的愿望是,能打赢一个人呢?”


“……”


九喇嘛本来想劝他,年轻人,战胜对手这件事要自己来,比如自己前主人宇智波斑,虽然他和柱间打架互有胜负,斑输的情况也挺多,但斑绝对不会求助于自己,他和柱间打架的时候,自己只能趴在一边看着,乖乖的像一只狐狸犬。但他转念一想,宇智波斑也算不上什么正面教材,他每次和柱间打架打上瘾了,都能忘了喂自己。干脆还是不要让少年走上斑的老路,于是他点了点头,语气沉稳眼神坚定“没问题。”


言罢,又是一阵烟雾,狐狸忽然消失了。鸣人四处见不到狐狸,小心翼翼地发问:“九喇嘛?”


“在这儿。”狐狸的声音,竟像是从自己的脑海中发出的,“在帮你实现完三个愿望之前,我都会暂住在你的身体里,放心吧!”


鸣人信服地点了点头,他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脑补的,把宿敌佐助摁在身下打的场景,心中忍不住兴奋,下腹也一阵紧绷,恨不得明天早点到来。当然,彼时单纯的鸣人,以为九喇嘛所谓的“实现愿望”,只是帮助他提高体能之类,他万万没有想到,九喇嘛的“实现愿望”,能有这么坑爹。


 


Part2


第二天,鸣人和往常一样,在放学时分,对自己的“宿敌”宇智波佐助提出了决斗的要求。


宇智波佐助冷着一张俊俏的脸,在女孩子们——甚至包括鸣人喜欢的女孩子——的包围下,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的挑战。


决斗的地点一如既往地设立在学校的天台,他们隔三差五的决斗已经快成了木叶高中的日常,就连老师都懒得管——反正他们也打不出什么大事。鸣人从来没有赢过,而佐助,下手总是很有分寸,能保持在让鸣人“不受大伤地输掉”的程度。


宇智波佐助后援会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嘲笑鸣人:“真是不知羞耻,被佐助君打败这么多次了,居然还敢来找茬!”“区区吊车尾,怎么可能战胜精英的佐助君啦!”“就是就是!佐助君不仅学习成绩是年级第一,体育万能,就连打架都这么厉害,佐助君真是太完美了!”“佐助君是世界的财富!”


这群情敌,也只有在夸赞佐助君顺便踩一脚鸣人的时候,能这么团结。


而自己那些不争气的狐朋狗友,则忙着开设赌局,当然赌的不是谁输谁赢,那样的话赌局根本不能成立,他们赌的是“鸣人今天能撑几分钟?”


“我猜五分钟。”佐井笑眯眯地说道。


“不能吧,”牙说,“我觉得撑死了也就三分钟。”


“有点过分了啊你们,”鹿丸站了出来,然而鸣人还没来得及对他心怀感激,鹿丸继续说道,“鸣人也是会学习的动物!虽然他笨点吧,但和佐助打了这么长时间了,总能总结出什么经验来,我觉得他撑个六分钟应该没问题。”


哼,没关系,说,你们随便说,鸣人吸了一下鼻子,心里想,等一下就让你们感受打脸“啪啪啪”。


然而,鸣人并没有迎来他期待已久的,战胜佐助的快感。


就在对方的拳头即将接触到自己脸颊的时候,他听到九喇嘛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换我!”然后,他两眼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漩涡鸣人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只有三岁,刚刚上幼儿园,他呆呆地盯着对面番茄班的孩子,那孩子一头黑发,大眼睛忽闪忽闪,漂亮的眸子就好像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星。他的皮肤那么白,那么透,好像一捏就能捏出水来,笑起来的时候,嘴边有两个小巧的窝,搭配上婴儿肥的脸孔,分外可爱。


当时小小的鸣人,在幼儿园阿姨的帮助下,擦掉了嘴边的口水。他已经在心底许下愿望,自己将来的媳妇儿,也要这么漂亮才行。


 


当时小巧可爱的佐助,成了整个幼儿园孩子们的关注对象。有一次,膀大腰圆的孩子王趁阿姨不在,拉着佐助,非让佐助将来嫁给他,佐助哪能同意,然而幼小的他却挣不开孩子王抓住他胳膊的手,急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别的孩子害怕孩子王的淫威,都是敢怒不敢言。这个时候,鸣人忽然跳了出来,当时有些发育不良,像豆芽菜一样幼小的鸣人,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挡在了孩子王的身前。
“我是要成为英雄的男人!我决不允许你欺负佐助!”


当然,那句“我才要娶佐助”,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实力差距悬殊,孩子王一把就推倒了鸣人,鸣人死死揪着孩子王的裤子,任凭孩子王和他的手下怎么打他,就是不肯放手,有胆小的女孩子哭了出来,哭声引来了阿姨,孩子王才讪讪地罢手。


后来,佐助为了表达谢意,递给他一枚红彤彤的番茄,那番茄的红,像极了佐助递给他番茄时的脸孔。鸣人舍不得吃,他把番茄捧在手里,一路小心翼翼捧回了家。结果,忘记把这件事告诉妈妈的鸣人,再吃完晚饭的番茄炒蛋之后,才知道心仪的“女孩”送给自己的番茄,被妈妈炒了菜,他当时大哭了一场,让玖辛奈哄了好久好久。


佐助把鸣人“英雄救美”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和哥哥,在接孩子的时候,两位妈妈自然讨论起来育儿经,鸣人记得美琴阿姨的手抚摸自己头发的感觉,她和自己的妈妈不一样,特别的温柔,仿佛不会大声说话似的,让自己和“她家佐助”好好相处。倒是佐助已经上小学的哥哥,看着自己的眼神,莫名的犀利。


 


鸣人在鱼板班,和佐助不同班,他们的接触并没有太多,这也导致鸣人直到上小学的时候,才知道,佐助原来不是女孩子。


那时候他在男厕所遇见了佐助,佐助有些不好意思地想和他打招呼,鸣人却是一脸惊恐,抓着他的手臂问他为什么上男厕所。佐助也是一头雾水,我不上男厕所,难不成要上女厕所吗!最后,当鸣人亲眼看到佐助是如何上厕所以后,才终于认可了,佐助和他同为男性这一事实。


当时的鸣人泪流满面。同来上厕所的牙碰了碰他,好奇地问他究竟在哭什么,鸣人吸溜着鼻子,哽咽着说:“哭我的初恋。”


 


鸣人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家房间里熟悉的吊灯。他一股脑从床上坐起来,意识恍惚中抄起了手机,上面有很多的未读留言。


牙:“原来你每天缠着佐助决斗是因为这个,早说啊,兄弟帮你追他。”


鹿丸:“…………放心,鸣人,不管你的性向是什么,也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支持你。”


佐井:“新本子素材get,感谢^_^”


宁次:“前两天我妹妹还跟我说,犹豫要不要跟你表白,这样也好,我直接让她死心了。别有心理压力,你还是我们的吊车尾。”


看着挺感动,但好像又有哪里怪怪的……


话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鸣人对今天和佐助打架的过程毫无印象,但看同伴们的留言,他本能地觉得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用颤抖的手指,打开了学校的BBS。


一张自己把佐助压在身下强吻的大照片,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挂在论坛的首页。


照片上的他周身笼罩一层淡红色的光芒,眼神也变得有有些可怕——后来他才知道这种状态叫做“爆尾”,他的一只手放在佐助的脑侧,将他禁锢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则捏住佐助的下巴,让他不能转头。对方的表情有些僵硬,眼神里竟是不可思议,还有些许的惊恐。佐助的脸很红,莫名的让鸣人想起,13年前被妈妈炒了的番茄。


下面的评论,大部分都是“yooooooooo”,以及对鸣人性取向的讨论,还有愤怒的少女们,发出了悬赏贴,如果有人能揍鸣人一顿,她们将出高价感谢。


因为受惊过度而大脑一片空白,三秒钟之后,鸣人的悲鸣才响彻了漩涡家。


“九喇嘛,你丫究竟做了什么!”


 


TBC


 


 


晚上要出门,写不完啦~


但是我大纲已经有了!绝对不会坑的!一定会尽快填坑!


大家鸣佐日快乐!!



评论

热度(507)